梅园诗话
那一片梅林
作者: 时间08-03 点击333

那一片梅林

王翠霞

  人心对新奇的向往,就会滋生出来更多的期望,辽梅,一个很新的名字,一下就让慵懒的心萌动了起来。

  匆匆而行的人群,远远望去的梅林并不起眼。

  梯田似的山地上,梅树排列的倒是整齐,只是大大小小的参差不齐。

  梅林的主人,乍看就是一位不起眼的老头,山人的名字起的好,丝毫看不出他骨子里的那份书生意气,他性格上的挥斥方遒,还有他作为文化局副局长的政治身份。在这片山,这片辽梅面前,山人脸上的光彩就如我的父辈,看到丰收一样的喜悦,那种神采,是从心底发出的骄傲和自豪,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有了出息,招来亲朋好友的喝彩和艳羡一样。

  辽梅的名字的由来颇有一番曲折,但是那句话是正确的:“是金子总要闪光的!”即使在深山里,一株与众不同的多瓣杏花,也会被人慧眼所识,几经周转,又被山人所赏所养,才有了今日的含苞吐蕊。梅开的有些无拘无束,大棵的梅树枝条肆意的凌乱着,上扬的,下垂的,左边的跟右边的相应招手,枝枝相够,唯恐不绚烂,不妖娆,不明丽。盛开的梅如风韵的少妇,曲线玲珑,婀娜诱人,红白相间之中透露着一份成熟的雅致,伸出鼻子,鼻尖上是黄黄的花粉,那香气,容易让都市高楼之中的人有一种归隐的沉醉;半开的花蕊如羞答答的少女一般,似嗔还笑,欲语还羞,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起“酒喝微醺花看半开”的完美意境,不自主的人就跟花又走进了青春一次,心不经意中就宠辱皆忘,纯净了起来;粉粉的花苞,层层叠叠的包裹着,如新生的婴儿一样,粉嘟嘟的小脸,唯恐被惊扰了孕育的花期的梦,更是惹人怜爱,让人流连忘返。

  这一片山地,因有了辽梅,增添了这座山的灵气,有了别样的风情;因来了这么多的博友,就热闹了起来,喧嚣了起来,三一群,俩一伙,摆姿势的摆姿势,照相的照相,摄影爱好者云哥更是费煞苦心,拿了一个可以反光的“大锅”,作为背景的补光,还自备了水瓶,让花儿们感受雨露之美。云哥的苦心终究没有白费,他博客的照片确实是有露珠的晶莹剔透和花朵的鲜嫩娇美,让人不能不佩服云哥的敬业和专业精神。云哥的镜头在“缘聚辽西”博客圈的美女脸上不停的咔咔,一张张美丽的笑脸绽放在瞬间,花是笑的,人也是笑的,笑意渲染了游走的风,风吹起,一阵又一阵的欢笑声在花海中悠然荡起。

  爱好登山的博友们顺着梅林缓缓而上,就来到了一片盛开的杏林,杏花开的正是茂盛,大片大片的怒放着,唯恐春天仓促,还来不及穿春衣,就迎来了夏的温情。今年的春天天气有些不正常,去年整个春天的温度有些偏低,今年是热一天,冷一天,明显的,杏花开的有些晚了,都已经过了谷雨的节气,别处的杏花早就落英缤纷,这里依旧妖娆多姿,也给了我们一份额外的惊喜。

  作家守国哥显然不是喜欢太热闹,一个人在地里挖着一种小时候吃的植物的根,用手扑了几下,拿起那朵看似像婆婆丁花骨朵的就吃了起来。

  猛然那时候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阿桑唱的一首歌的歌词:“孤单是一群人的狂欢,狂欢是一个人的孤单。”

  想人原本都是寂寞的,所以选择欢聚,可以冲淡了那些孤寂的味道,人如此,植物呢?辽梅呢?

  随着每年嫁接辽梅的增多,辽梅的伙伴也会越来越多,一株株的辽梅,会慢慢的填满这片山坡,会在整个春天都变得浓情炫丽,夏天变得郁郁葱葱,秋天红绿黄相映的丰盈俊美。一株也好,几株也好,一片也好,辽梅都是默默着,默默的绽放着生命的每一刻,默默的看着此刻的人来人往。

  只是,只是,那些无意之中碰落的花儿,是怎样的心情呢?

  其实,无论花开的如何,总有花落,只要是经历过,精彩过,又有什么遗憾呢?人生不过短短的百年,我们真正能为自己活的日子屈指可数,怎样都是一生,为什么不抒写一份安逸,一份随性,一份惬意,一份自我呢?今天我们的笑声,已然入了每位博友的心底,相信他日想起,也是展颜一笑,心满意足了。

Powered by 方易建站 Style Name:方易建站_5. Run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