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诗话
情牵塞北奇葩——辽梅
作者: 时间08-03 点击358

情牵塞北奇葩——辽梅

  辽梅,曾经听很多朋友提起过你,说你是塞外北国一朵娇艳的奇葩;也曾经欣赏过你千姿百态的照片儿,初识了你骄人的风采,据说你是蔷薇科植物,你是杏林变异中的一个神话,从那时起,心中就有了一个愿望,希望有一天能亲眼目睹一下你的芳容,于是便一直盼着春天的降临。可今年的气候好像在故意和我过意不去,持续的低温天气迟滞了春天来临的脚步,直至五月上旬你才拖着春天的尾巴匆匆走来,而我们这些望眼欲穿的人们,也闻讯怀着无限喜悦的心情,从四面八方匆匆而来,来赴一场期盼已久的春的约会。

  我们漫步在田间小路上,无暇顾及路边破土而出的小草,也无暇顾及路边的枣刺是否刮破了裤脚。只是一路循着微风轻送飘过来的香气,和那清新而微苦、沁人心脾的味道径直走向你。远远望过去,你似一片粉红色的朝霞飘落在棒槌山下,和远处山坡上的山杏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山杏花在你的面前失去了颜色。近处观望,暖暖的阳光中,你羞羞答答展开了你娇艳的面容,静待开放的你在阳光下像一串串莹莹闪光的红玛瑙,看着你有一种冲动,好想摘下一串来戴在颈上或头部;半开半闭的你粉红相间,若少女微微开启的朱唇让人迷醉、浮想联翩;而按耐不住春色帅先绽放的你已脱去了粉红的旗袍,换上了一袭洁白如雪的盛装,微风轻颤着你金光闪闪的花蕊,俨然就是一位飘然而至、冰清玉洁的梅花仙子,向人们展示着你的超凡脱俗,你的娇而不媚,你的艳而不俗、你的绝代芳华!

  我徜徉在你的花海中,沉醉在你的花香里,轻抚着你那一张张绽开的笑脸,轻嗅你那淡淡的清香,而春风中那摇曳的枝条好像在向我们讲述着一个你近半个世纪历尽沧桑的故事。数年前,大黑山曾经是你的家,在漫山红杏花如火如荼,开得纷纷扬扬的时候,与众不同的你被人发现了。你枝干虬劲,枝条赤红,花色粉红,浓过其他杏花,花瓣儿不是单层的五片,而是重瓣儿而且是一花双雌蕊,当你被作为杏树新品种被重点培育的时候,席卷中国的十年动乱开始了,和国人一样,你和你的家都没有幸免于难,经历了这场浩劫,屡遭损毁,可是你凭着你不畏严寒、不怕霜打、坚韧不拔的坚强品格,熬过了十几个春秋冬夏,终于挺了过来,迎来了属于你的春天,从此你被称为岁寒三友之一的“梅”,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因为你诞生在辽西,所以被命名为“辽梅”。

  半个世纪以来,在几代人的精心培育下,你已经初具规模有了自己的家族部落,也成为塞外北国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曾经读过元代诗人王冕的一首诗“三月东风吹雪消,湖南山色翠如浇,一声羌管无人见,无数梅花落野桥”,便以为咏梅赏梅历来是南方人的专利,黄河以北,难寻芳踪。今天,我们不用去南方在家门口也能观赏到你--这清香绽放的梅花,这得感谢那些为辛勤培育你做出巨大贡献的植物学家们。感谢梅园主人——乐地山人,为了把你传承在北票娄家店棒槌山下种植了这片梅林。让你拥有了一个温馨的家,为的就是能让你这朵北国奇葩的部落不断繁育壮大,让更多的人能够熟悉你,喜欢你,这片梅园不知凝聚了他多少的心血,洒下了他多少的汗水,才有了今天这个让我们这些爱花人踏青赏花的场所。

  辽梅,你朴实无华、纯洁无暇的品格影响着我们,你不惧严寒、迎风傲雪的精神感染着我们。你独具的魅力让诸多的爱花者,摄影者纷至沓来,为你留下倩影芳姿,让更多的人认识你。试问:“你那朵朵绽放的花儿是为谁而开?是为春日里纷纷飘落的雪花?还是为了我们这些赏花人而开呢?”也许你会说:“我愿为懂我的所有人而开,雪花为我而洒,我便为她而开;你若为我而来,我便为你而开;国人以我为荣,我便为国人而开”。这便是你,不骄不躁,仙风傲骨,自古以来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你留下不朽的诗篇,诸如唐代诗人林和靖的“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约黄昏...”。元代诗人王冕的“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还有明代诗人陈道复的“梅花得意占群芳,雪后追寻笑我忙,折取一枝悬竹杖,归来随路有清香”。诗人们从各种角度赞美着你的那种独有的品质。我便真的像诗中提到的那样,征得梅园主人的同意,折下缀满花朵的你的枝条,我没有把你悬于杖下,而是轻轻地绕于头顶,在你的花海里留下了我的影子。

  带着你的芳香离开了梅园,蓦然回首,看着你风中摇摆的模样,仿佛在向我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是啊!一别就是一年,再见了。辽梅,待到来年春暖花开,我一定再来看你,我相信,那时的你是为我而开。

  红霞飘落棒槌山,几多繁星缀枝端,娇颜轻舒吐双蕊,笑迎艳阳浴春欢

  静若幽兰

Powered by 方易建站 Style Name:方易建站_5. Run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