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关注
春赏辽梅 静静的凌河
作者: 时间07-15 点击1613

春赏辽梅  静静的凌河

  人分贫富,花有雅俗。在我的心中,梅花是高傲的公主,而杏花则是粗丫头。杏花可以开遍家乡的满山坡,可是我却从没有机会一睹梅公主的芳容。去年在北票在线的论坛里,知道了离我家不足百里的地方竟然就有梅花,这可是踏破铁鞋啊!

  周日,2012年4月22日,我和缘聚辽西博客圈的朋友们一起参加了这次“踏青赏梅”活动。早八点十分出发,大约一个小时的行程,带路的车停在了山下公路边,原来他们是下车拍照的,我们也随后跟着下了车。这是个普通的山,只是山的左边有几个石柱子离开山体立在山边。家乡的山都是温和、谦恭的,没有拔地而起的那种凌厉,初见这几个石柱与那座山若即若离的样子,还真有些让人感到可爱。 原来,这几个石柱子就立在了我们所要赏梅的村头,想来这是个好客的小村庄吧,那几个石柱子就是迎客石了。车一转弯的功夫,我看见了一座碑,上书“棒槌山村”。
 
  我们在那个“棒槌山村”碑后面的一个胡同下了车,走进了一农户的家中,门楼和院墙极普通。可是庭院内的布置与众不同。修剪得整齐的树墙取代了砖砌的花墙,菜田间的水沟建成了如同花园里喷泉边的流水池,水中有金鱼在游动着,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梨树下的石桌和石凳,让人联想起主人的生活很有雅兴。

  稍事休息后,我们随同辽梅庄园的主人,踏上了他家房后的山园。山地坡势平缓,远观花色一片,田间地头无杂草荒芜,看来这里的庄稼人很勤快。也许是我们急于看花,不一会的功夫就到达了目的地。啊,盼望已久的辽梅庄园就在眼前。因为我们这次是一次有组织的博客圈活动,大家先是集体照相,随后庄主话辽梅。辽梅山庄的主人是我市文化局的李局长,同时也是博客圈的资深博友乐地山人,呵呵,我们这次的圈子活动,来者皆是缘聚辽西博客圈的博友,踏的是辽西部北票楼家店乡的青,赏的是圈内博友的梅,一次标准的准圈子活动。

  通过梅园主人的介绍,我了解了辽梅的来龙去脉。原来,辽梅是一变异的杏,1965年有人在大黑山的杏林中,偶然发现了一株变异的杏树。1982年经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审定命名为“辽梅杏”,简称“辽梅”。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经梅园的主人几经试验,成功地完成了“辽梅”的嫁接。 梅园主人的话很简短,但很诱人。如今的社会农民放弃土地蜂拥涌进都市,可是文化局的局长却徜徉在山庄田头。如今的大自然界,每天都有一个物种被消失了,可是这里竟有一个新的物种被诞生。这是多么鲜活的对照啊!

  梅花如同桃花、杏花一样,花开在叶子的前面。在这个近百十亩的梅园中,有未开的花蕾,比看桃要大一些,颜色是红红的;也有半开的花苞,粉红相间;更有完全盛开的花朵,如同杏花一样雪白,只是比杏花的花瓣的数量要厚上一倍。看到了这里,我想起了一篇课文中的话,红的如火,粉的如霞,白的如雪。最让我感叹的是,辽梅也如同天鹅一样,成双成对。串串花蕾成对,花苞成双,花朵也是两朵肩膀挨着肩膀。梅园主人说,结的果实也是双果。附近没有人时,我偷偷的闻闻花的 味道,有一丝淡淡的苦味。

  登在梅园的最高处,看梅园山下的村庄很温馨,村头的那几个石柱子依然清晰可见,有人说,这里叫棒槌山,大概是源于那几个石柱子像棒槌吧,我很有同感。棒槌倚在山边,而又依然独立;辽梅源于杏,而又自成一脉;超凡和脱俗亦如此吧!

  我看到这个梅园和桃园、杏园、李子园大致是相同的,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成树不多,我感觉叫梅园苗圃更为恰当一些吧!博友们是来赏花的,我对梅苗颇感兴趣,也想庭前屋后有几株梅。多么希望我们的街道花园中,能有这样的梅花啊!点缀我们的生活,延续新的物种。

  我还对梅园主人的看护苗圃的窝铺颇感兴趣,那是用一辆旧车厢扣在高处,里面一炕、一炉、一桌、一椅。一叠稿纸文字,可以看出窝铺的主人非同凡响。在山腰处有这样的容身之地,望天地之辽阔,美哉!

  午餐很丰盛,庆祝棒槌山人第二届辽梅花节!庆祝缘聚辽西博客圈的户外活动圆满成功!下午2时,我们返回了北票。这一天我看的全是人群的笑脸,听的是人们的笑声,人们的欢笑感染了我,仿佛自己洋溢在幸福的海洋中。期待着明年梅花节!

  感谢杂家窝铺的车,乐地山人的饭菜,柳绿梅红的酒。

Powered by 方易建站 Style Name:方易建站_5. Run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