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关注
辽梅花儿开
作者: 时间07-15 点击1835

辽梅花儿开

荷塘月色

  伴随着姗姗来迟的春之脚步和对梅花的向往,“缘聚辽西”的四十名博友,在第二届梅花节来临之际,应博友乐地山人的邀约,在圈主海纳百川的组织下,驱车来到距离北票三十公里的娄家店棒槌山村欣赏“辽梅花儿开”。

  辽梅,顾名思义,就是辽西地区的梅花,是东三省的梅花。她是利用物种的变异,用精桃枝嫁接起来的梅花。她与江南的梅花不同,她是双子房,开双花结双果,花瓣也不仅仅限于是五个花瓣,她是重瓣的。

  梅花原本生长在江南,大多北方人没有亲眼见过梅花,我在2007年去过一次江南,当时正值南方雪灾泛滥时节,有幸欣赏到了雪中红梅。如不亲眼所见,便终不能理解“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内涵”。提起梅花,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为其泼墨如云,大肆渲染,赞美梅花,吟咏梅花品格与精神。关于梅花的诗句很多,宋代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诗句脍炙人口,廖廖二十字写出了梅花迎风斗雪,凌寒独放的冷艳之美;李商隐的“定定注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诗中似乎道出了诗人对梅花的叹婉——为梅花只开在年末时节,错过了大好春光而哀怨。而一代伟人毛泽东正是抓住了梅花报春不争春的独特之处,成就了他壮丽的诗篇——“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从中笑。”这首诗表达了伟人的乐观主义精神和磅礴气势,同时更把梅花不畏严寒,在千里冰封的冬天,傲然挺立于风雪中的冰肌玉骨的风格与雄姿描写得淋漓尽致。

  梅花把寒冷的冬天点缀得冷艳动人,是冬天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辽梅是什么样子呢?以后看梅花不用千里迢迢奔赴江南了吗?咱北方也有自己的梅花了吗?带着新奇,带着北方人的骄傲我们驱车近一个半小时驶进了北票娄家店棒槌山村,梅园庄主——乐地山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的到来让乐地山人家中的小院顿时沸腾起来。好客的乐地山人拿出自家产的纯绿色无公害的苹果和红枣让我们品尝。大家稍作休息,便迫不及待地随乐地山人去梅园与梅花零距离接触。远远的我就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这香气淡淡的幽幽的直抵心扉。我的心情也豁然开朗,眼前也为之一亮,这就是辽梅啊!?干枯的枝干上有含苞待放的花蕾,那玲珑的小花骨朵饱饱的,实实的,鼓鼓的,硬硬的,粉嘟嘟的,可爱极了。枝头更有正在绽放的花朵,那花朵鲜艳欲滴,红里透白,白里透红,淡黄色折花蕊从花心中探出头来,含波带情,充实而美丽。金色的阳光洒在梅花枝头,与淡黄色的花蕊及粉红色的花瓣交相辉映,构筑成一幅无法比拟的水墨丹青。这时,照相机的快门在咔咔作响,把辽梅连同赏梅人一起纳入相机中。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是大自然的杰作,更是人工培植的结果。原来辽梅也是香自苦寒来,1965年,当时很多人对梅花还是“北人初未识,浑作杏花看”时,一位独具慧眼的植物女工程师在北票大黑山地区发现了一株变异的梅花,这个重大发现让她欣喜若狂,不亚于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的惊喜,次年她又来到山中寻梅,此时文化大革命全面暴发,那株梅花也许是为了避开政治风雨而不见了,这让那个女工程师很失落,在那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时讲的年月,“文化大革命”对所谓“反动学术权威”的批判,让那位女工程师只好默默地偷偷地关注着这株梅花。她曾几次山中寻梅,几次都是不见梅的踪影,后来也许是工程师的痴情感染了梅花,也许是党的春风吹开梅花的心扉,这株久违的梅花在这无人识的大山深处潜滋暗长起来了,并且开了花,结了果,抽了芽,绽了绿。消息不胫而走。不知是乐地山人对梅花情有独忠还是他对梅花精神的敬畏,他把那株变异的梅花通过嫁接引进了自己的家,渐渐地发展成到已初具规模的十亩地范畴的梅花园。置身于梅花林,与梅相伴,心情曼妙如花,同时又多了一份淡泊与宁静,痴痴地望着这乐地山人精心培育出来的梅花,我好想让自己成为这五色花瓣,轻舞翩跹于这天地间。

  中午时分,乐地山人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席间,我们推杯换盏大话辽梅,辽梅用她高洁质朴的英姿荡涤着每个博友的心灵,陶冶着每个博友的情操,给久居闹市的我们来了一次心灵的审美之旅。

  吃过饭,我们四十名博友挥手作别了乐地山人和他的辽梅。不,是我们的辽梅。返城途中我在想,辽梅以她高洁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她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精神的写照,她是坚韧顽强不屈不挠品格的象征,她是革命先驱者峥峥铁骨宁折不弯风采的再现。“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这种高洁、坚强、与谦逊的品格让我情不自禁想起了文天祥、李大钊、赵一曼、江姐、方志敏等仁人志士。其实那个笑容可掬的乐地山人何尝又不是其中之人呢?“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何尝又不是乐地山人的风采呢?

Powered by 方易建站 Style Name:方易建站_5. Run Time: